_镜_

心存反骨,收敛锋芒
最近在写点东西练练字…

莫名其妙的文字游戏001

意识稍微恢复,你吃力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。

白皙的丝毫没有血色,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,看似无序却似乎组成了什么神秘的符号。

你撑起身,片刻的晕眩感让你的思维清晰了不少。

环顾四周,你发现你正坐在一个祭坛上。仅一人大小的祭坛上刻着古涩难懂的文字,狰狞而又可怖。周围一片猩红,弥漫着铁锈的味道。

你翻身下了祭坛,较大的动作牵扯到身上的伤口,伤口显然是前不久弄上的,隐隐的还带着痛感。

​“该死的蒙洛多,真不愧是残暴的西部落人,在这个紧要关头玩自相残杀,没有祭品就滚出深渊出去自己找。”

完全清醒了的你想起了自己的身份。

——出生在奈落深渊​东部,身为恶名远扬的血族的你,不久前应族长的号召,在新一批的应征中,顺利进入了东翼护卫军。

“可恶,从西部落这边回去大概都要出兵了吧。”

总之得先离开这儿。

面前有两条路

A.看上去不太妙的阴森的洞口。

B.被日光照得明亮的浅色石板路。​

评论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