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镜_

心存反骨,收敛锋芒
最近在写点东西练练字…

落花时节又逢君

【缘起】
    第一次见你,依稀记得是在一片静谧的小树林里。
    即使那时的记忆像是被浓墨晕染,幽深得令人透不过气,但毕竟是刻在年轮上的痕迹,早已成为我灵魂中的一部分。任时光在我身上钉上那一圈又一圈的枷锁,也无法让它消失殆尽。
    那天的阳光正好,穿过我稀碎的枝芽,飘然洒在我的躯干上,我看见你正向我走来,捎带着清晨的第一滴露水,就那么安静的,向着我走来。
    我是一棵仅仅经历了十年光阴的樱树,花开十载,却无人来赏,不禁有几分落寞。说到底,十年树龄,也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点繁星——是个尚未开智的幼童罢了。
    但我依旧能感受到骤雨初歇,空气中夹杂着的泥土芬芳;感受到莺啼鸟啭,归鸟歇息在我枝干上的安稳;感受到万籁俱寂,站在我身前的你的真实。
    你就那么站着,无言的站着。
    年少的你还带着孩童的青涩,还未长开的脸透着几分稚嫩,一双亮如繁星的眼中,映着的满是我的模样。
    你开口了,你说你叫瞳,用软糯的童音。
    我很喜欢你的名字,就像我喜欢你的眼睛那样。
【离思】
——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
    ‘你说你要走了,走到这个世界的另一端。’
    我记得那年你刚满十八,十二年的寒窗苦读只为了这鱼跃龙门的一刻。那天的你与往常一样坐在我的右肩,神采飞扬的样子让我不忍将你留下。
  ‘你说你要走了,却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。’
    我做不到像元稹那样挥洒自如,连字都不识的我只能借这一阵清风入梦,悄悄的诉说着我的心声。
    这不是落花的季节,我却落了泪。
    我跟你仿佛隔着两个世界,你笑的明朗如旭日,但离别的伤感充盈了我身边的空气。
    你就那么站着,挺拔的站着。
    你脱去了孩童时的稚气,已然带上了一分成熟。那坚定的眼,看着那略带萧条意味的我。
    你开口了,你说会有一天再见面的,用坚而有力的声音。
【等】
——凤栖梧
    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。
    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尹消得人憔悴。

    不知过了多少个春,多少个秋。我还是那棵无人赏的樱树,你一去不返,独留我一人,看着这世间冷暖。
   你可知否?随着年轮一圈圈的套在我这伤痕累累的身上,我终于能越过这片小树林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你所向往的,我却无法触及的世界。
    你说过你会回来。
    你说过会再见面。
    你说过…………
    瞳,我怀念你的眼,怀念你的声音,怀念你坐在我肩上时晃动着的双脚,怀念你的气息……
    我怀念一切你存在过得痕迹。
    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”
【落幕】
    “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
    你终究是回来了。
    你的脚步不再沉迈有力。岁月的刻痕疯狂的在你脸上肆虐,但却不能磨灭你眼中的光华。
    这是一年的春末,我终于等到了你。
    紊乱的气息,蹒跚的脚步……用你们人类的话,你该是大限将至了吧。你不再是那个童真的孩子,也不再是那个朝气的青年,现在站在我面前的,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。
    你的眼还是那么美丽,想是你的灵魂,从未被玷污过。
    你就那么站着,依旧那样站着。拥有了老者的智慧,看遍了世间万物的你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,仔细的看着我。
    你开口了,只道了一声好久不见。用平淡却又温暖的声音。
【缘续】
    ‘你离开了我,却不再离开。’
    你就葬在了我身底下,像是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,不带来一丝,也不带走一毫。
    我为你流干了我的眼泪。淡粉色的花瓣轻柔的铺满了你的周围。
    那天天晴,没有下雨。
    瞳,地下很冷吧。我能为你做的,也就剩下这一件事了吧。
    ‘世间轮回,全自因果。万事万物,皆有始终。’
    我终究是撑不过这个冬天了。
    我的枝干,我的根还驻扎在这片土地,但我的灵魂被寂寞啄食,被绝望吞噬,剩下的只是空洞的身躯。但我依旧死守在这片你存在过的土地。
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感觉到我的意识苏醒了,从沉睡的状态中。
    我看见你正向我走来,就像我们初见时的模样,那样的熟悉。
    你就那么站着,无言的站着。
    我想牵住你的手,而你早已握住了我的手,那双温暖的,触碰得到你的手。
    你开口了,你说你叫瞳,用软糯的童音。
     

.fin.

感觉自己写成了言情奇幻跨物种恋爱小说( ˙-˙ )౨
  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