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镜_

心存反骨,收敛锋芒
最近在写点东西练练字…

没想好标题噗。。

想着怎么样都要扔点东西上来|ω・`)一个崩了的小正
【直接名朋搬过来了】

再三检查过床上有否不明物体后,天色尚早。出乎意料的迅速,今日的报告全部完成了,也让我有时间从像机器般永无停歇的脑子中,理清自己的头绪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...?目光一直追随在那个人身上。

将那似棉花糖般雪白的柔软头发,牢牢的锁定在视线里,已经成了每天的必修课。其实并不用我刻意去寻找,他也每时每刻的出现在我眼里,即使是在显示屏上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...?身边多出了一个人的气味。

刚进基地的时候,每天早上从睡梦中吵醒我的,是切尔贝罗那两个可恶的家伙。在好不容易适应这种早起方式后,突如其来的改变让我乱了阵脚。每当我睁开眼睛,看到的不是切尔贝罗,而是一个怀抱着棉花糖罐,笑嘻嘻的看着我的人后,我再也无法保持平常心,去面对房间里弥漫着那个人特有的香味这个现实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。

静静的看着套在右手中指上的海之戒,像是要将它的模样刻在心里。

想起前不久放在十年前自己那里的火箭筒,捂住自己那隐隐作痛的肚子,像是非常痛苦一般,放下了一直抬着的右手。

也许现在相之于平时还早,但也完全没有想其他事的心情。

关上了灯,将自己严实的包裹在那隐隐传来糖香的被子里。

晚安,白兰大人。

抱歉,分别的时刻,可能要比我想象中的要早。

评论

热度(3)